大部分旅行的時候我都在東想西想
到處嗅聞歸類應該是屬於我的氣味

導遊20年來
重複述說的歷史故事與地理簡介就像西班牙淺薄的雲朵一般
悄悄從我耳際飄過
比陰灰天氣還讓人無法專心

大腦的開關在移動的瞬間
自動開闔千百次
尋找著每天觸動我神經的畫面

那些被記錄在膠捲感光藥劑中的肯定與猜測 
總是在夜晚像光電般回流到腦中
清醒了我

敷著面膜的光溜身子算計著明日步與行的距離
喝了紅酒微醺的醉意品味著天空星星的優雅閃爍
想著台北與西班牙的時差,心中掛念著猫咪
還有咒罵著那誇張的冷冽空氣

像是一個任性的旅人與小孩
要求著還要再多再多的精采

我在台北回顧著那10天
透過照片照映著曾經真實的存在感
我懷念那些日子的溫度與雪飄



Photo by Twiggy
LC-A @ Madrid, Spain 2009

    Twigg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